24小時撥打熱線

0851-84857333

在線客服
客服熱線
0851-8485-7333
客服組:
在線客服
服務時間:
8:00 - 22:30

關注微信公眾號

友情鏈接

版權所有:貴州午夜电影院生態環保有限公司

黔CP備17019712號-1​    網站建設:中企動力 貴陽

關注手機移動端

>
>
中央第五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向貴州省反饋“回頭看”及專項督察情況

N

EWS CENTER

資訊詳情

中央第五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向貴州省反饋“回頭看”及專項督察情況

作者:
來源:
2019/05/13 08:36
瀏覽量
16

    為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關於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的重要決策部署,2018年11月4日至12月4日,中央第五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以下簡稱督察組)對貴州省第一輪中央環境保護督察整改情況開展“回頭看”,針對長江流域生態保護問題統籌安排專項督察,並形成督察意見。經黨中央、國務院批準,督察組於2019年5月10日向貴州省委、省政府進行反饋。反饋會由諶貽琴省長主持,黃龍雲組長通報督察意見,孫誌剛書記作表態發言。劉華副組長,督察組有關人員,貴州省委、省政府領導班子成員及有關部門主要負責同誌等參加會議。

 

督察認為,貴州省堅決貫徹落實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強力推進生態文明試驗區建設,以中央環境保護督察整改為契機,真重視、真整改、真投入,取得了顯著進展和成效。

 

第一輪督察以來,貴州省多次召開省委常委會議、省政府常務會議和整改工作推進會議,研究部署督察整改工作。黨政主要領導共同擔任烏江總河長,推動重點流域汙染治理,並赴草海、南明河、烏江、開磷集團、貴陽老幹媽等重點任務整改一線調研督導,推進整改落實。省級領導包幹負責重點整改工作, “一對一、點對點”推進整改難點問題。

 

深入推進重點問題整改,累計投入近80億元用於威寧草海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環境問題整改,拆除保護區規劃紅線內違建房屋5590戶、麵積61.8萬平方米,搬遷人口2.24萬人;6萬畝退耕還濕還草工程已基本完成征地,生態補水105萬立方米。推進烏江、清水江總磷汙染治理,2018年以來烏江幹流水質首次實現達標。投入66億元用於南明河汙染治理,南明河幹流城區段水質得到明顯改善,基本達到地表水Ⅳ類標準。

 

注重長效機製建設,製訂印發關於環境保護督察的八條意見和深化督察整改工作通知,建立各市(州)黨委、政府和省直相關部門向省委、省政府專題報告環境保護“黨政同責、一崗雙責”履行情況的工作機製。修訂出台生態文明建設促進條例等地方性法規,持續舉辦生態文明貴陽國際論壇,並先後實施100多項生態文明製度改革。實施綠色經濟倍增計劃,綠色經濟占地區生產總值比重超過40%。實施新一輪退耕還林還草、石漠化綜合治理、水土流失綜合治理,森林覆蓋率由2012年的47%提高到2018年的57%。

 

貴州省高度重視此次“回頭看”工作,邊督邊改,立行立改,推動解決一大批群眾身邊的突出生態環境問題。截至2019年3月,督察組交辦的群眾舉報問題已基本辦結,其中責令整改1200家;立案處罰373家,罰款2613萬元;立案偵查22件,拘留14人;約談170人,問責111人。

 

督察指出,貴州省督察整改雖然取得顯著進展,但一些地區和部門仍然存在思想認識不到位、責任不落實、整改任務進展滯後等情況,甚至存在敷衍整改、表麵整改和假裝整改等問題。

 

一是思想認識還不到位。

 

一些地區和部門對督察整改重視不夠、認識不足、推進不力,截至“回頭看”時,全省仍有15項整改任務未按期完成或未達到序時進度。其中,遵義市汙水處理設施及收集管網建設滯後,湘江河綜合整治落實不力,螞蟻河、幹打壘、洋渡頭等湘江河支流水質仍為劣Ⅴ類,沒有達到整改目標要求。遵義市播州、道真,黔東南州天柱、三穗等9個縣(區)黨委和政府對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學習不認真、不紮實,未按有關要求加強生態環境保護工作,個別縣(區)甚至在自然保護區內違規審批,對保護區變相瘦身。

 

原省經信委、省國資委對省委、省政府作出的“加大磷石膏綜合利用,逐步實現按廢渣綜合利用量確定產品生產規模,實現磷石膏產消平衡”這一重要決策部署認識不深、領會不透,推進不力,責任層層壓實不夠;原省環保廳對其落實情況監督不到位。雖然2018年貴州省磷石膏綜合利用率較2017年上升12.4%,但磷石膏堆存量仍在持續上升,環境汙染和隱患十分突出。

 

根據整改方案,六盤水市應於2017年底前完成玉舍水庫二級保護區內農村生活汙水和生活垃圾收集處理設施建設,確保汙水達標排放。但六盤水市水城縣政府對此重視不夠,推進不力,一再擅自放寬整改時限,截至2018年11月,玉舍水庫二級保護區環境綜合整治仍未完成。

 

一些地方檢查考核流於形式,遵義市政府直到2017年12月底才與市直有關部門簽訂2017年環保目標責任書,且未將落實情況納入當年年終考核。安順市未對各縣(區)政府和市直有關部門2017年環保目標責任書落實情況進行考評,也未將環保工作目標完成情況納入2018年市直部門考評範圍。黔南州甕安縣2017年因連續三個月大氣環境質量惡化被原省環保廳約談,但當年環保考核依然被評為優秀。

 

二是整改責任落實不力。

 

2018年1—10月,畢節市中心城區PM10 、PM2.5平均濃度分別同比上升28.3%和13.8%,升幅分別排名全省第一和第三。對此,畢節市既未加強專題研究部署,也未按整改方案要求開展餐飲油煙、汽車尾氣整治,工作十分被動。

 

六盤水市及六枝特區黨委、政府對生活汙水長期直排問題重視不夠,未及時采取措施,導致該市六枝河上易黑斷麵水質由2017年的Ⅲ類惡化至2018年的劣Ⅴ類,總磷濃度大幅上升。貴陽市開陽縣青利天盟、川東化工、黔能天和、國華天鑫等黃磷企業不符合行業準入條件,長期違法生產,偷排廢水,黃磷尾氣以“點天燈”方式直排環境。

       中央第五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現場檢查貴陽市南明河綜合整治情況。

 

一些地區和部門對群眾舉報的生態環境問題沒有認真查、切實改,以致群眾反複投訴。“回頭看”期間,督察組隨機回訪158個信訪投訴事項,其中52個辦理結果群眾表示不滿意。針對第一輪督察投訴30餘次的盤州市威箐焦化廠汙染擾民問題,盤州市整改工作不深入、不到位,得過且過,群眾投訴問題沒有得到切實解決,反映十分強烈。

 

三是整改敷衍應對。

 

貴州省上報建成的128個園區汙水處理廠中,有89個僅是簡單依托當地縣城或鄉鎮生活汙水處理廠,配套管網建設滯後,處理工藝難以滿足園區廢水處理要求,整改走捷徑,輕效果。六盤水市6個工業園區依托鄉鎮汙水處理廠處理工業廢水,但多數不能正常運行。其中盤南產業園區汙水處理廠設計處理水量3000噸/日,實際日均處理水量僅20餘噸,基本屬於擺設。黔東南州台江經濟開發區未按要求建設集中式工業廢水處理設施,依托的城鎮生活汙水處理廠不能正常運行,園區內貴州永鑫冶金科技有限公司治汙設施管理粗放,含鉛含酸廢水跑冒滴漏嚴重,造成廠外林木死亡。

 

針對生活垃圾填埋場存在填埋區防滲措施不到位、滲濾液處置能力不足等問題,貴陽開陽縣承諾2018年6月底前完成整改。但工作敷衍應對,直至2018年6月才啟動整改工作,現場督察時,第三庫區堆積約15萬立方米生活垃圾,大量垃圾滲濾液未經處理直排外環境。

 

另外,對於群眾舉報的黔西南州金興黃金礦業公司尾礦庫超標超量堆放問題,興仁市敷衍應對,在未深入調查情況下即上報整改完成。此次督察發現,該公司尾礦庫露天堆存含砷氰化尾渣300多萬噸,未采取防揚塵、防雨淋措施,環境汙染隱患突出。

 

四是表麵整改、假裝整改仍然存在。

 

遵義市播州區委、區政府既不按要求研究部署環境保護工作,也沒有落實具體整改措施,說一套、做一套,且為掩蓋問題、應對督察,臨時編造10份區委常委會會議紀要,聲稱每月都開展生態環境保護方麵的研究學習和工作部署,嚴重違反政治紀律,性質惡劣。該區還長時間、有組織、大規模偷排垃圾滲濾液,僅2017年6月至2018年10月,區行政執法局就將約1.53萬噸未經處理的垃圾滲濾液違法傾倒至城市雨水管,最終排入烏江,嚴重汙染環境。

 

      中央第五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在遵義市開展群眾信訪投訴問題整改情況現場核查。

 

黔東南州及凱裏市在魚洞河流域環境綜合治理過程中盲目決策,製訂的整改方案嚴重脫離實際,導致整改措施難以落地落實,流域內每年仍有4000多萬噸煤礦廢水和煤矸石淋溶水未經處理直排魚洞河,導致魚洞河水質長期處於劣Ⅴ類,成為名符其實的“黃水河”。魚洞河流域的大貓山煤礦大量強酸性煤泥滲濾液及洗煤廢水長期積存於廠區坑塘,無任何防滲措施。對此,當地黨委、政府及有關部門不以為然,長期無人監管,環境汙染隱患突出。

 

針對洋水河流域總磷汙染問題,貴陽市及開陽縣黨委、政府整改做表麵文章。2017年4月投資984.7萬元在洋水河末段至大塘口監測斷麵之間建設絮凝除磷設施,試圖降低洋水河進入烏江幹流時的總磷濃度,但河道水量較大時,沉降在洋水河的磷汙染物仍會衝入烏江幹流,總磷汙染問題實際並未解決。

 

專項督察發現,貴州省在推進長江流域生態保護方麵做了一些工作,但問題依然突出,形勢不容樂觀。

 

自然保護區內違規開發問題突出。大沙河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是銀杉、黑葉猴等珍稀瀕危動植物的重點保護區域,生態地位十分重要。但道真縣不僅沒有加強生態保護,反而違規將保護區26990公頃土地納入生態旅遊度假區建設規劃範圍,並經省旅遊局審核同意。道真縣政府還與有關企業簽訂招商引資協議,將位於保護區核心區和緩衝區的芭蕉山茶山、野人穀等區域劃入開發範圍,並在申請晉升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過程中,故意隱瞞核心區和緩衝區在建旅遊設施的事實。2016年大沙河自然保護區管理局在組織編製自然保護區功能區調整論證報告時,主動迎合上述規劃和協議,刻意為旅遊開發讓路。

 

生態敏感區域違規項目整治不力。遵義市浩宏投資有限公司2013年擅自在湄江省級風景名勝區內動工建設旅遊房產項目,違規建設的茶海之星酒店位於二級保護區內,造成明顯生態破壞。湄潭縣政府在組織編製後續總體規劃時,刻意將茶海之星酒店所在區域從二級保護區調整到三級保護區。黔南州都勻市為推進風電項目建設,以調整保護區總體規劃代替問題整改,將螺絲殼水源涵養林自然保護區的部分核心區調整為實驗區。

 

另外,畢節市僅有部分縣區開展礦山生態恢複治理試驗,生態治理修複工作十分滯後。黔南州甕安縣江界河國家級風景名勝區內宏遠磷礦采礦證2010年到期後,原省國土廳2016年又將采礦證延期至2019年6月,以治理地質災害之名,行開采磷礦之實,2017年12月以來已累計開采8.3萬噸,生態修複舊賬未還,又添新賬。

 

督察要求,貴州省委、省政府要堅決貫徹落實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正確處理經濟發展和生態環境保護的關係,堅決扛起生態文明建設和生態環境保護的政治責任。要深入推進生態環境保護黨政同責和一崗雙責,以長江大保護為重點,加強汙染治理和生態保護。要堅守陣地,鞏固成果,統籌推進環境基礎設施建設、運行和管理,加強重點產業園區汙水集中處理設施建設,強力推動烏江、清水江流域總磷汙染治理,堅決整治自然保護區、風景名勝區、飲用水水源地等環境敏感區的違法違規項目。要依紀依法嚴肅責任追究,對失職失責問題,要責成有關部門進一步深入調查,厘清責任,並按有關規定嚴肅、精準、有效問責。

 

督察強調,貴州省委、省政府應根據督察反饋意見,抓緊研究製定整改方案,在30個工作日內報送國務院。整改方案和整改落實情況要按照有關規定向社會公開。

 

督察組還對發現的生態環境損害責任追究問題進行了梳理,已按有關規定移交貴州省委、省政府處理。